• <pre id="1gptp"></pre>

  • <big id="1gptp"><span id="1gptp"><label id="1gptp"></label></span></big>

      山水中國|獅子林里"玩"出的建筑大師

      2020-4-19 12:58   來源:湘軍湘語   作者:管蘇清   選稿:唐瑩

        承接祖蔭,當初的蘇州獅子林,是貝聿銘先生家族的花園。童年嬉鬧,在園子里撒歡,養出了日后的睿智,也許種下了"建筑"的種子。

        時間是水,蘇州是一只斑斕振翅的蝴蝶,是唐詩宋詞的佳絕地,“君到姑蘇間,人家皆枕河。故宮閑地少,水巷小橋多”。在故鄉的獅子林中,現在還可以看到貝氏祠堂,民俗博物館里完好保存著貝氏家族歷代祠牌。當年,貝氏家族是蘇滬名門,誕生了“顏料大王”貝潤生、“金融巨子”貝祖詒等名人。貝家購買舊園,加入西洋手法改造,遂成今日之貌,園中立雪堂對聯讓我難忘,"蒼松翠竹真佳客;明月清風是故人"。

        1996年,貝先生80歲,戴著黑圓框眼鏡,精神還像個小伙,應蘇州市政府邀請從美歸鄉。世界級建筑大師,20世紀最重要的建筑藝術家之一,先生頭銜多,傳世作品亦多,法國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,便是先生不朽的經典作品。先生壽日當天,生日晚會安排在獅子林,他接受蘇州市政府聘書,擔任蘇州城市建設高級顧問。是夜,先生徜徉在獅子林里,感慨世事滄桑,揮筆寫下:“云林畫本舊無雙”。

        獅子林位于蘇州城內東北部。因園內石峰林立,多狀似獅子,故名“獅子林”。園雖綴山不高,但洞壑盤旋,嵌空奇絕;雖鑿池不深,但回環曲折,層次深奧,飛瀑流泉隱沒于花木扶疏之中。依山傍水有指柏軒、真趣亭、問梅閣、石舫、臥云室諸構,終成中國古典私家園林建筑的代表之一,錄入世界文化遺產名冊。貝氏家族后人的先生,是否會想到日后的收山之作會落在故土嗎?

        歲月如白駒過隙,2001年夏,蘇州市政府首次向先生提出設計蘇博新館的邀請。次年春節,蘇州派人,赴美游說,這一回,面對家鄉父老的殷切期待,老人表示“要去看看”。隨后,要求有關部門向他提供各種資料,從蘇州水文情況、歷史掌故到拙政園、忠王府沿革,甚至包括了東北街上每一棵樹木的位置。直到親臨現場考察后,2002年4月30日,與有關部門正式簽訂協議,決心把此生最后一座作品留給故鄉。

        靈感閃現偶然,亦有必然。2002年5月,先生專心開始了新館的概念性設計。4個月后,當蘇州專家再次來到美國時,見到新館草圖。當年冬,先生再次來到蘇州博物館實地考察。鄉人特地安排一出昆劇《游園驚夢》,在忠王府古戲臺上演,持續一個多小時,天氣很冷,先生身穿深灰色西服,一直興致勃勃。或許是這場演出觸動了靈感,又經過大半年時間打磨,先生拿出了新館設計方案。

        數年嘔心瀝血,2006年10月6日,蘇州博物館新館終于隆重開館。建筑群坐北朝南,被分成三大塊:中央部分為入口、前庭、中央大廳和主庭院;西部為博物館主展區;東部為次展區和行政辦公區。這種以中軸線對稱的東、中、西三路布局,和新館東側的忠王府格局相互印襯,十分和諧。為充分尊重所在街區的歷史風貌,博物館新館采用地下一層,地面一層為主,主體建筑檐口高度嚴格控制;中央大廳和西部展廳安排了局部二層,未超出周邊古建筑的最高點。新館正門對面的步行街南側,為河畔小廣場,楊柳依依,桃花燦燦。

        當我與妻驅車專門而來,真像趕一場盛會,一見如故,如夢如幻,果然不愧是大師之作,蘇州博物館肯定是我們見過的國內最漂亮的博物館,沒有之一,只有第一!新館色調粉墻黛瓦,但表達方式卻是全新的。高低錯落的新館建筑中,用顏色更為均勻的深灰色石材做屋面和墻體邊飾,與白墻相配,清新雅潔,為粉墻黛瓦的江南建筑符號增加了新的詮釋內涵。新館不僅有建筑的創新,還有園藝的創新,新館園林造景設計,在傳統風景園林的精髓中提煉而出,由池塘、假山、小橋、亭臺、竹林等古典園林元素組成的現代風格的山水園林,與傳統園林有機結合,成為一座集博物館、古建筑與園林三位一體的綜合性博物館。她和毗鄰的拙政園、獅子林等傳統園林建筑,妙相輝映,形成了一條豐富多彩的歷史文化長廊。為紀念此行,在館中我們收藏了一件美妙的瓷器作品,是"梨木鑲嵌清乾隆青花草龍紋"擺件。

        先生的封山之作,成為當今蘇州的一張文化名片,更是中國建筑文化從傳統通向未來的一座橋梁。2500多年的古城,春色如許,滿園嫩綠,叫人如何不憶姑蘇的山水亭臺,那寒山寺夜半的鐘聲,是否也更加聲聲入耳呢……

      彩7彩票app下载